害怕罪行败露竟效仿地下“接头”受贿,九江这名贪官腐败细节获披露九江市政府

作者: 小周 2023-11-27 09:05:38
阅读(158)
24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刊文《不能为“两高”项目接盘不能为短期牺牲长远,树立招商引资正确政绩观》,详细介绍了江西九江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市商务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黄家杰严重违纪违法案。江西九江市政府原副秘书长、市商务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黄家杰文章介绍,2018年10月的一天,在武汉火车站附近一家餐厅门口,上演了这样一幕: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各拿出半张20元人民币残币,合二为一,拼成了一张完整的纸币。二人心照不宣,一人将纸币收好,黄家杰派来的年轻男子接过一个行李箱,里面是200万元现金。这是老板史某、魏某送给黄家杰的好处费。办案人员说:“这些行受贿人员害怕罪行败露,竟效仿地下‘接头’,煞费苦心,令人不齿。”2022年1月5日,黄家杰被留置。接受审查调查第一周,他便主动交代了诸多问题:2014年年底至2021年10月,其在九江经开区、鄱阳湖生态科技城(以下简称“科技城”)、市商务局任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招标、项目承揽、招商引资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701万余元。“筑巢引凤却只为从中谋取私利,安家落户的项目大量是我拉进来充数的。”令黄家杰羞愧的是,在科技城近3年的任职时间内,签约的29个项目实际落户9个,离开时实际投产仅4家,“大铺摊子却缺乏效益,徒有数字却不注重经济或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在科技城标志性景观工程“科技之光”中,强推意向设计方案中选;凭个人喜好要求添加白鹭展翅弧形雕塑幕墙、带高清屏幕的立体魔方、LED透视格栅亮化幕墙……“为追求短期看得见的变化,并体现自己有见识,这样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还做了不少。”黄家杰反思。“黄家杰不计收益地盲目招引、盲目输血,不顾效益地铺摊子,骨子里是政绩观的偏离。”办案人员举例说明,如为营造数字经济繁荣假象,违规向多家企业注资或兑现扶持政策,甚至为不符合条件的企业一次性给予政策补贴800万元;为“打造领导看得见的形象”,主干道两侧厂房外挂昂贵的石材和玻璃幕墙。“这里有按惯性思维办事的问题,但更多的还是政绩观出现了偏差。”办案人员说。害怕罪行败露竟效仿地下“接头”受贿,九江这名贪官腐败细节获披露九江市政府黄家杰喜爱摄影、观鸟,这也成为他与不法商人加强感情联络、进行利益勾兑的平台。2017年,商人石某陪黄家杰到户外摄影时,推荐了一家咨询管理公司。该公司此后顺利拿到了科技城科创中心、现代化厂房等工程项目管理业务,管理费为1552.5万元。竞标结果公布当天,黄家杰便联系石某:“我的忙不会白帮吧?”石某忙答复“不会白帮,会安排好的”,为其出资装修房屋、购置家电,还陆续送上110万元现金。相机、镜头、三脚架,支撑“雅好”的“装备”却来路不正。2015年年初,他向深圳商人王某提供了一张摄影器材清单,请她“帮忙”从香港购买。名为“代购”,实为“索取”。由于项目落地经开区时,黄家杰帮助争取了企业发展专项基金、环保扶持资金、税收奖励等优惠政策,王某当即无偿照办。公开资料显示,黄家杰,男,汉族,1965年10月出生,江西九江人,研究生学历,1985年8月参加工作,1991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曾任任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正县级),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出口加工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九江市鄱阳湖生态科技城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市政府副秘书长、濂溪区委副书记,九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市商务局党委书记、局长,2022年1月被查。经查,黄家杰理想信念缺失,党性观念淡漠,精神颓废,自我放纵,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处心积虑规避纪法约束、对抗组织审查;把招商引资领域当成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法外之地”,靠招商吃招商、靠项目吃项目,毫无顾忌侵害客商权益,严重破坏营商环境;政绩观扭曲,不计收益不顾风险,搞劳民伤财的“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肆意干预插手人事录用、工程项目建设,践踏公平公正,严重污染政治生态;寡廉鲜耻,以权猎色、以贪养色;家风败坏,失管失教,支持纵容奢靡享乐;利欲熏心、贪得无厌,主动寻租权力、甘于接受“围猎”,在工程招标、项目承揽、招商引资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2022年6月29日,黄家杰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9月,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三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延伸阅读:多次出入私人会所、大搞权色交易的"内鬼"贪了5亿多今天,又一“虎”受审——央视新闻发布消息,今天,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原银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蔡鄂生受贿、利用影响力受贿、滥用职权一案。蔡鄂生被控受贿超5亿元。“上官河”注意到,蔡鄂生是今年受审的“老虎”中,受贿金额最多的一个。曾被中纪委重磅报告斥为“内鬼”公开履历显示,2021年7月30日落马的蔡鄂生,男,1951年出生于湖北。蔡鄂生曾在中国人民银行任职近30年,历任央行金融管理司司长,银行司司长,银行监管二司司长,行长助理、党委委员等职。2001年5月至2005年12月,蔡鄂生任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2005年12月至退休,任原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党委委员。去年1月24日,蔡鄂生被开除党籍。蔡鄂生被指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初心使命,政治上彻底蜕变,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滥用金融监管权,严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严重污染金融领域政治生态,对抗组织审查;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奢靡腐化,违规收受礼品礼金,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宴请、旅游和打高尔夫球等活动安排,多次违规出入私人会所;组织观念淡漠,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寡廉鲜耻,大搞权色、钱色交易;不正确履行职责,违规干预和插手行政许可事项;目无法纪,“退而不休”,顶风作案,利用职务便利和影响力为他人在融资贷款、项目承揽、职务晋升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蔡鄂生案一审开庭江苏省镇江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6年至2021年,蔡鄂生利用担任原银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融资贷款、业务承揽、职务提任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09亿余元。2018年至2021年,蔡鄂生利用曾任原银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股权转让、融资贷款、工作调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他人非法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亿余元。2010年至2013年,蔡鄂生在担任原银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期间,违反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在履行监管职责过程中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检察机关提请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蔡鄂生的刑事责任。去年2月发布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六次全会工作报告中,蔡鄂生曾被公开“点名”。害怕罪行败露竟效仿地下“接头”受贿,九江这名贪官腐败细节获披露九江市政府工作报告对2021年工作进行回顾时指出,过去一年,一体推进惩治金融腐败和防控金融风险,严查蔡鄂生、何兴祥、宋亮等利用金融监管审批权、金融资源搞腐败的“内鬼”。原银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蔡鄂生“上官河”注意到,截至目前,蔡鄂生是今年受审的“老虎”中,受贿金额最多的“老虎”。今年还有一获刑的“老虎”受贿金额超过5亿。1月6日,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辽宁省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李文喜受贿一案,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李文喜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李文喜受贿金额超过5.4亿元。谢计来本月也受审本月,还有一“虎”受审。7月6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谢计来受贿一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指控:2002年11月至2017年1月,谢计来利用担任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助理巡视员、副部长、常务副部长,河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在职务职级晋升、工作岗位调整、工程项目开发等事项上提供帮助。1999年1月至2020年12月,谢计来多次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8870万余元。检察机关提请以受贿罪追究谢计来的刑事责任。去年1月26日落马的谢计来,于去年7月29日被开除党籍。害怕罪行败露竟效仿地下“接头”受贿,九江这名贪官腐败细节获披露九江市政府谢计来被指背弃初心使命,丧失理想信念,把干部选拔任用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大肆卖官鬻爵,助长跑官买官的歪风邪气,严重损害组织工作公信力,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出入私人会所接受宴请;违规收受大额礼品礼金;生活作风问题严重;毫无纪法底线,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职务晋升、岗位调整、房地产开发建设等方面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